閱讀文章

"卅二萬種"的跨世紀傳奇

[日期:2010-02-22] 閱讀:

老坑種寬條飄綠花翡翠貴妃鐲

  一塊名為「卅二萬種」的巨型翡翠,19世紀末被雲南商人從緬甸購進中國,因家庭紛爭而忽然失蹤,而後在亂世中顛沛流離,幾遭厄運。
  
  直到解放初期,這塊巨型翡翠引起周恩來總理的注重和重視,周總理特派人秘密運送、收藏、日夜守護。
  
  一代偉人周恩來的傾心保護,雕刻大師的癡迷追尋,鑒賞專家們的執著探索,終於使炎黃子孫們的美好願望夢想成真。
  
  周恩來下達緊急命令:
  
  1949年7月,上海剛剛解放不久。有一天,某報社收到一封讀者來信。這封讀者來信的主要內容是:據他得到的可靠消息,在上海一家外國銀行的地下金庫裡,收藏有幾塊巨型翡翠玉石。
  
  上面刻有「卅二萬種」幾個漢字。這是我們中國的財產,是當世極為難得的無價之寶。這家外國銀行,已經結束在上海的業務,預備馬上啟程回國,同時預備把這幾塊巨型翡翠也帶出國門,變為洋人的珍寶。
  
  報社的這位工作人員看完信之後,立即上報領導,經領導同意,馬上把這封重要的讀者來信送往當時的上海市軍事管制委員會。上海市軍管會接到報案後,立即對這家外國銀行進行了查抄。
  
  結果在一個不太大的地下室裡,確實發現了已經加封、預備馬上啟運的三個舊木箱子和一個舊帆布袋子。四塊巨型翡翠被分別裝在這三個木箱子裡和一個帆布袋子裡。在較大的一塊玉料上,標有四個不太顯眼的漢字:「卅二萬種」。
  
  根據當時查抄在華帝國主義財產和官僚資本財產的有關政策,上海市軍事管制委員會決定,立即將這些物品沒收,並存放在了一個非常秘密的地方。
  
  幾年之後,即到了1955年,上海市軍事管制委員會已改為上海市人民政府,有關部門認為這些巨型翡翠屬於異常珍貴的非凡物品,而且與駐滬外商有關,長期這麼放著不是個辦法,於是他們正式向國務院報告,並把此事的來龍去脈敘述了一遍。
  
  周總理對此極為重視。在這位開國總理看來,這幾塊巨型翡翠的出現,是新生的中華人民共和國極為難得的財產,很有可能成為時代之重器,國家之重寶。於是,周恩來以中華人民共和國軍事委員會副主席和國家總理的身份,下令將「卅二萬種」用專列從上海運到北京。
  
  巨型翡翠來自緬甸:
  
  19世紀末葉某年夏的一天,一位家住雲南騰沖的中國珠寶商人,得到一個從緬甸猛拱礦區傳過來的消息,說最近從一個廠口裡開採出了一真巨型石貨,其重量超過一千公斤,說不定會有兩千公斤。由於這塊石體積太大,貨主擔心會由此引出一些不必要的麻煩,想盡快出手。
  
  而且貨主明確表示,這塊巨大的玉石,最好是由一位中國財東買走,不要再留在緬甸,以免引出無窮的後患。這位騰沖的珠寶商人得到這則消息後親自去猛拱走了一趟。
  
  騰沖商人看了石貨之後,根據他多年的經驗,斷定這筆買賣有利可圖。再就是「下家」已找到,曾有一位雲南的大戶人家找到他,想通過他購買一塊大料。基於以上考慮,他開始和貨主討價了。最後他和貨主商定,用一定數量的好木材和上等茶葉換取那塊巨型石貨。
  
  就這樣,「卅二萬種」巨型翡翠,安全地靜靜地進入了中國雲南的那家大戶人家的內宅。之後不久,竟然發生了一件使人意想不到的怪事。在一個風雨交加的黑夜裡,這塊重量超過一千公斤的巨型翡翠玉石,忽然不翼而飛,「飛」得不去去向。
  
  原來,此戶人家的主人當時年近八旬,本想將其切割開後抓閹分給兒孫們保存,孰料竟有不肖子孫放言:抓到好的咱們就要,抓到不好的就鬧,就搶!
  
  富商一氣之下,背著他的兒子們,秘密地將「卅二萬種」贈予給了當地政府。後來不知道是什麼原因,這些無價之寶又落到了外國銀行的地下金庫裡。
  
  守護寶石25年:
  
  1955年,翟維禮還是中國人民解放軍中的一名普通幹部。有一天,即4月23日,領導把他叫到辦公室,非常嚴厲地向他交代:「根據周總理的指示,明天早晨,即4月24日早晨,要你帶上一些人去完成一項重要任務,到北京火車站接從上海開來的第14次列車。
  
  這趟專列上有一個被武裝押運的軍用車皮,要設法將車皮裡的東西,安全迅速地運到指定地點。」
  
  次日,也就是4月24日早晨六點,翟維禮一行到達北京火車站,按照雙方事先安排好的聯繫辦法,他們迅速地登上了這列火車的一節被封閉的車廂。在這個好大的軍用車廂裡,除了幾個荷槍實彈的押運人員外,只有三個舊木箱和一個髒兮兮的大帆布袋子,其餘的什麼東西也沒有。
  
  難道周恩來總理就是讓我們來接這些不起眼的東西?翟維禮當時就感到有些希奇。他問押車的軍人,箱子裡裝的是些什麼東西。車上的軍人說,領導交給他們的任務,就是嚴密看管這批貨物。一定要晝夜守護,寸步不離,決不能出現任何閃失,要保證完好無損地將這幾件東西交給北京的接貨人。
  
  為了做到寸步不離,他們連大小便都是在車廂裡解決的。至於裡邊裝的是些什麼東西,他們也無法回答。翟維禮知道這肯定不是一般的貨物,不需要再多問,於是,他們立即將三個木箱和一個帆布袋子裝上汽車,快速地離開了北京火車站,安全地將貨物運到了指定的軍品倉庫裡。
  
  為落實周總理的指示,做到與其他物品隔絕,他們又在大庫房內,專門修建了一個小房間,成了一個「房中之房」和「庫中之庫」,「卅二萬種」就被神秘地存放在這個「庫中之庫」裡。到了這個時候,翟維禮等極少數人才知道,周總理讓他們接收保管的這些東西,竟然是四大塊價值連城的巨型翡翠。
  
  周總理命令他們,對於「卅二萬種」要嚴格保守秘密,要派專人晝夜看管,沒有國務院的指令,任何人都不得動用。
  
  隨著日月的流逝,翟維禮由一名普通幹部升為副科長、科長,後來又由科長升為副處長、處長,雖然職務有所變動,但「卅二萬種」卻從始至終日復一日年復一年地由他負責看管。整整25年,他幾乎從未離開過這塊巨翠。
  
  文化大革命初期,北京的紅衛兵抄家掃「四舊」搞得非常凶,今天衝擊這裡,明天橫掃那裡,搞得大家人心惶惶。
  
  一天中午,翟維禮所在單位忽然收到總理辦公室打來的急電,詢問日夜守護的那塊巨型翡翠是否絕對安全,會不會受到紅衛兵的衝擊。
  
  周總理指示他們,為防不測,必須盡快拿出一個安全可靠的方案。
  
  有了周總理的指示,人們也就不怕別人說這是屬於「四舊」了,他們立即召開會議,研究如何盡快落實總理的重要指示。最後,他們在河南某地發現了一個非常秘密的山洞,作為儲藏「卅二萬種」的地方非常理想,於是向總理辦公室作了匯報。周總理同意他們的轉移方案。
  
  同時要求他們,一定要像25年前去北京火車站那樣,做到乾淨利落,不露風聲,不留痕跡。就這樣,他們又重演了1955年4月從上海往北京發專列的那一幕,用了一節軍用車廂,作為軍用品由軍人押運,仍然使用原有的包裝,靜靜地將「卅二萬種」運出北京,秘密地貯藏在河南一個非常隱蔽的山洞裡,直到文化大革命後期,才將巨型翡翠安全地運回北京的「故居」。此時,我們敬愛的周總理已經與世長辭了。
  
  1982年11月9日,在對「卅二萬種」的身份確認之後,有關部門聯合向國務院寫出報告。國務院在接到報告後對此事極為重視,召開專門會議進行認真討論,最後,會議一致同意報告所提建議,把周總理生前傾心保護的「卅二萬種」,交由北京玉器廠進行設計雕刻,爭取在1989年底之前完成,作為向中華人民共和國建國40週年的獻禮。
  
  「86工程」:
  
  北京玉器廠對於國務院下達給他們的這面光榮任務極為重視,立即成立了一個既有聞名專家又有主要領導參加的工作班子。
  
  同時,國務院還從上海、揚州等地,調來十餘位畫家和雕刻家,幫助北京玉器廠完成這項重要任務。他們計劃從現在幹起,到1989年,共計用七年的時間,完成這項重要任務。
  
  在1985年以前,只是一小部分人整天忙於整體方案的設計,真正全面開工,已經到了1986年。為了保密起見,大家都將這項非凡的任務稱呼為「86工程」。
  
  「86工程」碰到的第一個大問題是設計方案,即對於這四塊巨翠的雕刻意圖怎麼定。老中青三代設計人員各顯神通,先後提出了幾十個方案,繪製了上百份圖紙,對這些方案和圖紙進行了無數次的反覆論證。對於2、3、4號料的設計方案,人們經過認真的比較之後,沒有用更長的時聞就有了統一熟悉,一致同意把重約三百公斤的二號料,雕刻成一個花薰大件,取名為「含香聚瑞」;把二百多公斤的三號料雕刻成一隻花籃大件,取名為「群芳攬勝」;把四號料一分為四,分別雕刻成四扇翡翠插屏,雕成後將四扇插屏合併在一起,形成一幅完整的圖案,取名為「四海騰歡」。
  
  最大的難題出在一號料上。經過好長一段時間的討論、爭論、對比和交流,大家有了一個初步的共識,即把一號大料雕刻成中國的五嶽之首———泰山,同時要設法將那塊難得的翡保留下來,使之成為初升的紅日。

尋找與您的有緣水晶,歡迎到>>>這裡<<<以優惠價選購水晶,數千件晶品任君挑選,質量有口皆碑。
上一篇:翡翠的傳奇故事
下一篇:翡翠娘娘傳說